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这个五一,旅游火了,露营凉了?

时间:05-0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64

这个五一,旅游火了,露营凉了?

“五一预计240000000人次出游”“哪个城市是空的”“今年的五一疯了吗”……根据预测,今年五一假期将有超过2.4亿人次出游,旅游订单也创5年来最高。从搜索大数据看,旅游目的地热度排名靠前的城市是北京、杭州、大理、厦门、西安,多个城市一票难求。然而在旅游大热的同时,露营这个曾经在疫情期间流行的户外活动,似乎退出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和市场的中心。此前,“露营倒闭潮来袭”成为近一个月的热点话题,不少媒体报道露营营地经营困难,这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。今年五一假期,多家OTA平台发布旅游相关数据,但关于露营的相关内容几乎看不到。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露营确实热度下降,不如前两年。疫情管控放开之后,消费者的出游选择变得多元,“扎一个帐篷就能卖几百块甚至上千块”的日子过去了。不过,根据多个平台数据统计,露营市场的大盘仍在增长,此外各个城市陆续出台有关露营的新规,整个行业发展变得有序合规。有从业者指出,露营在中国实则刚刚起步,未来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,目前的玩家退出是一种“健康的洗涤”。露营热度下降北京的白领张莹在今年五一选择了“人从众”,前往杭州度假。即便高铁票难抢,住宿价格涨了一倍,景区游客爆满,但已经很久没有出门旅游的她无比期待。去年五一,她迷上了露营。因为疫情不敢随便出游,她和朋友选择到北京近郊的露营营地度假,与大自然亲密接触。彼时,整个营地爆满,一位难求。今年她询问营地,还有余位。去年花费几千元购买帐篷、露营车等露营装备的于清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之前都是和朋友一起开车去近郊露营,但是今年一起去露营的朋友大多选择了跨省旅游或者出国旅游。不过于清也提到,现在周末偶尔还会出去露营,常去的营地有时候也会比较火爆,需要提前预订。此前根据美团、大众点评数据,3月初,露营相关搜索量同比上升450%,笔记数量增长约300%。携程数据显示,2023年3月以来国内露营产品量同比增长135%。但也有媒体报道,截至今年3月,小红书相关露营笔记不仅没有增长,甚至出现了减少的趋势。一位OTA平台工作人员也表示,今年整个平台对露营的关注度比较低,一方面有特色的产品不多,另一方面则是大盘量比起旅游增长较少。他强调,五一都出去玩了,露营的数据不会特别理想。实际上,在中国新闻周刊的咨询中,北京多家露营营地表示目前还未满位。有营地经营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今年并未出现去年预订爆满的情况,五一假期每天几乎都有余位。从第三方预测数据也可以看出,露营市场在疫情期间迎来爆发,在疫情管控放开后,增长逐步回归理性。艾媒数据显示,2014年至2021年中国露营地市场规模从77.1亿元增至299.0亿元,复合增长率18.5%。2021年露营地市场规模快速增长,增长率达78%。预计2022年增速下降为18.6%,市场规模达354.6亿元。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露营在前两年尤其火爆,五一、国庆甚至整个暑假都是人满为患。这是因为露营、郊游几乎是当时大部分人唯一的选择。但从今年五一的调查数据来看,这个五一假期国内游出现了高峰,省内游和跨省游是主要选择。“露营是疫情期间兴起的户外出行方式,今年随着旅游市场的重新火热,露营热度明显有所下降”,洛克资本投资总监刘翰卿表示,疫情三年催化了露营市场的发展,此外人们更加追求个性和自由,越来越热爱户外活动,这也给到很多人一种休闲方式。旅游市场和露营实际上相关性很强,旅游市场的火热,也有可能带动一批露营营地的发展,当然,也会让这些营地更加“卷起来”。“扎个帐篷就能卖几百块”的日子过去了2023年的春天,疫情政策改变后,旅游从业者普遍认为行业将迎来复苏。露营平台觅野Camp则在3月停止服务,一个原因是觅野在解决营地和爱好者的需求中始终没有利益,另一个则是融资计划没能成功。作为一家撮合闲置露营空间和露营消费者的平台,觅野在关停前大约上架了超3000个露营地资源,有超60万会员。过去几年,和露营相关的企业数量增长明显,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新注册企业达1.2万余家,突破万家;2021年新注册企业达到2.1万余家,突破2万家,2022年新注册企业突破3万家,达3.3万余家。“疫情这几年露营的钱太好挣了,扎个帐篷就能卖个几百块上千块”,大热荒野创始人朱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这个行业在疫情期间突然兴起,如今旅游行业供给放开,露营市场发生快速迭代。大热荒野成立于2020年,近三年来持续扩大经营规模,朱显表示今年手上的营地已经超出一百块。谈及经营情况,他透露今年五一自家经营的营地预订量比较平稳,这得益于本身营地面积不大,品牌力和社区建设较好,不少消费者会复购。一位北京头部露营营地经营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实际上这波“倒闭潮”从去年就开始了,今年春天以来关闭的营地越来越多。他认为这些营地的设施和服务普遍没有自家好,没有办法产生复购,消费者往往去过一次之后不会再去。但是他也表示,今年订单比去年同期下滑明显,有个别月份订单直接砍半。TANG CAMPING主理人杨硕透露,在五一假期的一周前,所有营位就已经预订一空。在他看来,现在哪怕是依山傍水、地理位置绝佳的露营营地,如果没有“内容”,也不会有消费者青睐。“今年没有‘内容’的营地肯定会被淘汰一批”,杨硕指出,如今的露营营地发展要注重品牌,品牌来自于营地的内容建设,比如乐队演出、户外活动以及多种产业的集合,“一个营地再好,你也不会天天去”,能吸引消费者的是营地产品的业态。此外,他还注意到,很多露营营地经营者可能是疫情期间从很多餐饮经营者、旅游从业者转型过来,实际上并非真正了解露营这个行业:在理念上,总觉得“露营就是烧烤”,投入就是为了短期回报;在装备上,不懂很多装备比如帐篷或天幕需要收起来,报损率提升,亏本经营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魏翔认为,五一期间露营整体走势向下,一方面是五一小长假旅游的分流,另一方面则是对露营这几年来始终面临单一业态的调整。“从欧美露营行业的发展来看,露营本身很难成为一个独立的业态,主要还是定位在配套业态上”,魏翔强调,一些单一业态的露营企业破产关闭是非常正常的现象,做成独立业态面临高昂的成本,而在市场上这部分独立的需求又不成立,退出市场是一种健康的洗涤。如何可持续发展?上述北京露营营地经营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今年,他经营的营地将会在北京郊区再开设两块。在营地中,与采摘园、游乐园结合是其特点,热水、做饭等硬件设施也比较完备。杨硕则刚刚带领北京的团队前往海口完成“登岛计划”,今年他开始打造“移动的营地”,通过与各地政府合作,在各地举办短期的城市露营活动,打造社区一样的营地。他举例而言,营地就好比大脑,需要手足才能走出去。在与各类品牌的合作中,能够给消费者展现一种生活方式,这才能实现“良性循环”。他强调,露营不是大排档,需要思考如何可持续发展。朱显认为不少从业者倒在这个春天的原因,是没有看到露营行业底层的发展逻辑:一方面是闲置资产的盘活,尤其是在乡村振兴的政策下,一些土地由于性质原因没有办法盖度假酒店,但是可以利用起来发展露营等业态;另一方面则是作为在户外空间包括景区、市政公园中的配套设施,露营能够给到消费者更好的体验。魏翔认为,目前国内露营处于1.0发展阶段,是城市休闲的外衣;在2.0阶段,露营将会成为户外运动和休闲的配套,满足差异化、特色化住宿的需求,穿插其中起到调剂作用,深度融合后成为特色配套。因此,他表示并不看空整体露营市场的发展,某一个阶段,需求出现回落是正常的。未来,露营将会作为城市、景区和乡村三个连接体当中承担重要过渡作用的承载体,会有多路径发展的可能性。“露营分两种,一种是社交属性,一种是给爱自由爱清净的人。因此一批露营地可能会更加地社交化,配套更加完善;另一批则主打人少景美,对于装备的需求可能会更高。”刘翰卿认为这个行业总体还会持续向好发展,优胜劣汰是一定会产生的,露营地可能会像民宿一样作为热点打卡一波流量,露营装备可能会走向二手专卖或者是出租市场。公开数据显示,2021年美国露营市场渗透率为15.1%,日本市场快速发展时期为13%,中国2022年预期渗透率为6%,这意味着中国露营市场仍有较大开发空间。在发展的同时,整个行业在野蛮生长中也遇到不少问题:滥用公共用地、产生污染浪费等。2022年11月,国家14部委联合印发了《关于推动露营旅游休闲健康有序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提出要鼓励通过推动营地+文博、演艺、美术、体育比赛、户外运动、自然教育、休闲康养等形式,创造新业态,满足新需求,并提出要推动公共营地建设,提升服务质量,提高露营产品品质,有序引导露营旅游休闲发展。魏翔提到,露营和公共管理以及城市治理之间的关系亟待厘清,露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占用公共用地,那么关于准入的监管和标准的监管尤其重要。“哪些可以露营,哪些不可以露营,哪些土地性质配套什么样的露营性质,露营的档次、规模都需要明确相关条件”,魏翔认为这是露营未来发展中面临的首要问题。作者:孟倩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