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樊振东看了场霉霉的演唱会,咋就崇洋媚外了?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0

樊振东看了场霉霉的演唱会,咋就崇洋媚外了?

当下公共语境中“辱华”的标准在一些人的嘴里越来越模糊,甚至没有标准,即便逻辑牵强附会,甚至事实无中生有。撰文丨张同3月12日,乒乓国手樊振东1∶3爆冷输给了队友林诗栋。输球之后又有人唱衰樊振东——“看霉霉的演唱会误了训练”、“去看演唱会的时候,我就猜到了心思不在打球上”。此前的3月8日,樊振东在社交平台上晒出一段在美国歌手泰勒·斯威夫特(昵称“霉霉”)新加坡演唱会上的跟唱视频后,不久就登上了国内热搜。图/视频截图其中有网友锐评:“一个代表gj(国家)的知名运动员,公开喜欢国外明星是不是不太好啊?国内他没有喜欢的明星吗?”01看演唱会本是一件不能再正常的追星活动,樊振东却被网民因此而指责“崇洋媚外”,实在是出人意料。要知道,那只是一段一分多钟的唱歌视频,甚至都涉及不到什么观点表达,樊振东并没有说什么“我没有喜欢的中国歌手,我只喜欢霉霉”之类的实锤歧视观点,如此都能够被某些人上纲上线、扣上“崇洋媚外”的帽子,实在是魔幻。仔细掰扯起来,中国有不少歌迷前往国外参加霉霉的演唱会,甚至也不乏明星,但这位博主精准撇开其他歌迷,定位到樊振东这个歌迷的“国家运动员”身份和霉霉的“国外明星”标签对比,其背后的用意也不言而喻。图/网络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指责的“双标”之处,“外国人喜欢中国明星=走出国际、国际大咖;中国人喜欢外国明星=崇洋媚外”。当然,大多数人都能够识别出这种指责背后的“其心可诛”,也没有给运动员造成大面积的负面舆论,但这种“扣帽子”的态势在舆论场的扩大化,值得整个社会警惕。此个案多多少少也能折射出来在当下舆论场中,国内一些网民在“华”与“外”互动时对“华”呈现出来的恶意。02在讨论“辱”之前,我们要先看到底有没有“崇”。泰勒·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(the Eras tour)呈现了霉霉音乐生涯10张专辑内40余首歌曲。虽然在国内的讨论声势不大,但过去整整一年在全球的热度都居高不下。2023年首轮全球巡演(共66场),其北美区53场巡演带动了全美近50亿经济增长,也吸引了不少北美政商娱各界名人到场打卡。从纯粹商业的角度来看,时代巡回演唱会确实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产品,而且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。无论是舞台设计,还是灯光服装舞美,或是换衣服、转场这些流畅的细节,其成品都代表了北美顶尖音乐工业的水准。因为演唱会的大获成功,霉霉也发行了《泰勒·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》大电影,在全球上映。截至2024年3月7日,全球票房超过2.6亿美元,该大电影也成为了全球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演唱会电影。无论是演唱会的商业价值,还是演唱会大电影的票房收入,都可以看到泰勒·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的成就的实至名归。▲大电影《泰勒·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》剧照(图/豆瓣)而从国人的记忆来看,在21世纪初全球化的背景下,欧美娱乐、日韩娱乐的文化产品也相继进入中国,音乐产品、影视产品深刻地影响一批90后观众。不只是泰勒·斯威夫特,同一时期在中国颇有影响力的北美青少年歌手还有艾薇儿、贾斯汀·比伯、赛琳娜·戈麦斯等,这里面有迪士尼童星,也有纯粹的歌手,和当时的国内歌手一样受到国内观众的喜爱,相当一批周杰伦的粉丝,也是霉霉的粉丝。霉霉2010年之前的大热单曲是很多90后的童年回忆,如今,能够在演唱会现场再次听到现场版的演唱,和其他粉丝一起合唱,倒是成了很多人的“爷青回”系列,这怎能用一句“崇洋”就简单地盖棺定论呢?03需要注意的是,无论是“崇洋媚外”,还是“辱华媚外”,网民在使用这些词语时,本身就暗含了比较“华”与“外”优劣的意思。而既然有比较的意思存在,自然也避免不了“歧视”和“反歧视”的争议。需要明确的是,“反歧视”一词也来自西方的多元文化主义,经常在种族议题上被使用,比如众所周知的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(BLM)运动。但他们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有一个判定标准,“阵营外的人做有罪推论,阵营内的人是疑罪从无”。黑人对于黑人群体内部的探讨,甚至开黑人群体的玩笑,也不会被其他黑人称之为“辱黑”了,进而在社会议题的讨论上会更深刻,而不是反复在道义上纠结。但在国内的反歧视语境下,出发点都是“我觉得你辱华了”“我觉得你崇洋媚外了”的有罪推定,以至于到现在崇洋、媚外、辱华被一些网友正当化一方对另一方的敌意,目标是把对方消灭或打倒。图/图虫创意在一些网民的出发点是“我觉得”的情况下,揪斗“辱华”不免要扩大化。从中国电影拍展示国内劳动人民生活的片子在国外获奖,被一些人认为是“媚外”;到如今“看了场外国人的演唱会”就被指责“媚外”,也足以可见这个标准在这30多年的变化。特别是近几年,“辱华”的大炮倒是越来越多地对准了中国本土企业、中国人。国产动画电影《雄狮少年》“眯眯眼”问题一度引发“辱华”争议;国产运动品牌李宁冬装外套因军绿色配色和锤帽设计引发“媚日辱华”争议;中国的小眼睛模特因“眯眯眼”争议而失去工作机会,甚至还要承受来自网络的人身霸凌,乃至要承受“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了”等人身攻击。04需要看到的是,当下公共语境中“辱华”的标准在一些人的嘴里越来越模糊,甚至没有标准,即便逻辑牵强附会,甚至事实无中生有。可以看到的是,无论是商场的元旦贴纸也好,还是企业产品的包装也罢,“辱华”已经成为了底线性标准,一旦被指责为“辱华”,就会被“一票否决”。当然,这些指责企业的主体并不真的关心“反歧视”的实际主体,也不想做更高级的、更复杂的探讨,他们只是瞅准了这个“一票否决”,一心一意做“爱国贼”的生意罢了。既然“辱华”有流量,那就继续在网络中揪斗“辱华”——“不辱也要让你辱”“中国人只打中国人”。在“崇洋”“辱华”等标准越来越“我觉得”的情况下,受损失的主体也在扩大化。可能会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也可能会是一个苦心经营的产品,甚至还可能是一家深耕多年的公司,可到最后一瞧,却发现:人是中国人,产品是中国人生产的产品,就连公司产业链的上下游也全都在中国。相信那些在严肃讨论中真正可能会涉及“辱华”问题的外国人和外国企业也是一头雾水。毕竟,“辱华”的问题本就不是中国人的问题,这些网友说到底只是借“辱华媚外”的幌子,虚空打靶——打靶的对象还是同胞。这也是不少人觉得“7-11”下架农夫山泉水的不对劲之处。至于结果,“闹剧”往往成为“悲剧”,2012年的“西安U型锁”事件就是前车之鉴。一名日系车车主被一个21岁的小伙用摩托车U型锁砸成重伤,小伙最后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,而这些代价的起因,也是小伙要“反日”。是不是很讽刺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